2017年11月22日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蒙文网站
内蒙古妇联 图文信息 最新公告 调研思考 维权服务 妇女发展 宣传教育 组织建设 家庭教育
两纲实施 机关党建 儿童工作 家政协会 网上家长学校 团体会员 政务公开 精彩专题 预决算公开
今天是:
 
 
 
家风小故事 三则
发布时间:2016-08-01 15:14:30 来源:张锦贻 字号:     [关闭]  [打印]
 
焦裕禄不许孩子“看白戏”
张锦贻
 
        焦裕禄到河南省兰考县当县委书记以后,嘱咐家人,为人要随和,处世要低调。又再三强调:在任何场合、做任何事情,绝不能搞特殊。家里的大人、孩子,都知道焦裕禄说一不二、说到做到。上班的,老老实实工作;上学的,规规矩矩用功。
        一个星期日,焦裕禄从机关回家时,天已经黑了。在路上,他听见走在前面的一个孩子正在对身旁的一个大人说:“看人家焦国庆多神气!在戏院门口跟那个售票的叔叔说一声‘焦书记是我爸爸。’就用不着花钱买票;那个叔叔还领着焦国庆坐到前面的空位上,比买了票的座位还好呐。”那个大人“啊,啊,”地应着,似乎不让孩子再说下去。
焦裕禄生气万分,三步并作两步地回到家里。他来不及脱外衣,更顾不上吃晚饭,就把孩子们一一叫过来,再把孩子的妈从厨房叫出来。他问:“今天,谁不花钱去看戏?”声音虽然不大,却一字一顿,字字分量不轻。孩子们见爸爸原本黄瘦的脸涨得通红、暴着青筋的手握得紧紧,都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谁也不敢吱声,谁也不敢动窝。只有老大心里知道,爸爸是在生他的气。他硬着头皮承认说:
        “是我去看戏了。戏院里空位子很多,不去也是白空着啊。”
        焦裕禄正视着老大,压着怒气,再问:“戏院里有没有空位子,不是你的事情。看戏买票,是你应该做的!”
        老大自知犯了家里的大忌,就说:“我错了,我一定改正。”
        焦裕禄又问:“你说清楚,错在哪?”
        老大说:“错在不买票。我打小算盘,想省下钱来买糖吃。”
        焦裕禄继续问:“看戏买票,人人都知道的。你怎么就可以不买呢?”
        这时,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的,是老大自己了。
        老大站在爸爸妈妈、弟弟妹妹面前,哭出了声。
        焦裕禄还在问:“你没买票,你跟售票的叔叔怎么说的?你没有票,进去后居然还坐到前面的位子上,你是不是觉得面子很大?”
        老大,一个轻易不哭的男孩子,现在,难过得心都痛了。他,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当晚,焦国庆就把戏票的钱送到戏院,并且,当面向收票叔叔认错,保证以后改过。
        孩子的妈说:“孩子还小。认错,改正,就好。”
        焦裕禄说:“孩子还小,却知道利用‘特权’。事虽小,绝不可小看。”
        焦国庆长大后,在部队21年,当过董存瑞生前所在班班长、所在连连长,后来当了营长、副团长,被评为军区优秀共产党员。后来转业到地方,仍刻苦工作,做出成绩。
        如今,焦家第二代、第三代共有27人,第三代10个孩子中,有一半在打工或待业,谁也没有搞特殊化。
 
 
 
 
 
父亲言行永远激励着柳传志
 张锦贻
        柳传志创办了联想集团。从创业的艰难到事业的鼎盛,走过了跌宕起伏的改革之路,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商业之争。而促使柳传志勇往直前、坚持不懈的,正是由他父亲的一言一行所构建旳优良的家风。
        柳传志的父亲是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创始人柳谷书先生。在他六十几岁的时候,前往香港为国家创建中国专利代理(香港)有限公司,在香港上环蚊叮虫咬的陋室里写出一篇又一篇介绍中国专利法的文章。从上环的住地到华润的办公楼有一个多小时的步行路程,为了省下电车票钱,柳老每天都走路上班。
        联想集团创办之初,代理外国产品,卖人家的电脑。美国、德国在卖386机器的时候,到中国来卖的机器是286;当他们做486的时候,在中国卖的是386。总之,最好的东西不拿到中国来卖,而且,卖得很贵。这,深深地刺痛了柳传志的心。柳谷书老先生对儿女们说:“只有当我们有了自己的电脑,而且能够跟他们一拼的时候,他们才会降价。”柳传志这才体会到自己办实业的厉害。之后,联想集团与更加开放的中国一同经历入世的工业冲击和金融之变,他也更深切地懂得办企业对于经济发展中的祖国有着怎样重要的意义。可是,办好一个特大企业,谈何容易!这时,柳老先生年事已高,对儿子的事业他爱莫能助,他对柳传志说:“一个人只有两样东西谁也拿不走,一个是知识,一个是信誉。”他勉励儿子和儿子的的同事们,在获取高新科技、磨炼企业管理的征途上,不要怕艰辛和艰难,不要怕吃苦头和挨白眼。自此,柳传志心中只有一个信念:赶上新时代,创建新世界!
        2003年秋天,柳谷书老先生病重。他对儿子的期望就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把企业做大做好,取信于国家人民。父亲解释说,联想集团的事做好了,生产出质量最好、价格低廉的电子产品,就能让民众的生活更好;而且,能给国家缴更多的税,还增加了就业岗位,为社会做贡献。柳老先生逝世后,柳传志写的悼词很朴实:“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工作性质不同,事业有大有小,但我们每个人挣的每一个铜板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我们永远不敢忘记,我们是您的孩子!”这是一个企业家对父亲的评价,也是对爱国、敬业的家风的肯定。
        爱国爱民、敬业勤业,正是这个有成就的中国知识分子家庭的朴实家风啊!
        我曾在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的“对话”栏目看到柳传志谈自己的创业历程,他的坚强和坚毅,令人感动。但是,最打动人心的,却是他谈到父亲时的潸然泪下。父子情,家国情,早已深深地洇进他的心灵。
        带着父亲的教导和传承,柳传志的家国梦想在时代的酝酿中壮大。“以产业报国为己任”,成为他赋予联想控股集团的第一要务。在他看来,在全球化语境中,在全世界看中国的21世纪,中国企业的实力与诚信,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正面形象。对他来说,为塑造这一形象而努力,是一种责任和担当。
 
 
 
 
 
 
 
 
 
“求真”的家风影响了齐康一生
 张锦贻
        齐康,东南大学建筑系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法国建筑科学院外籍院士。“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南京雨花台革命烈士纪念馆”的设计者。他的建筑设计,以其独特的审美风格、强烈的人文品格,获得学界与社会的极高评价。
        齐康,浙江天台人。1931年深秋出生在南京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兄弟姐妹6个。大姐二姐都夭折了。大哥受宠,二哥不被喜欢,三姐被溺爱,他则是“多余的”。他出生后母亲一直在乡下养病,6岁之前没有见到过母亲。父  亲研究土木工程,处处务实,事事求真,主张、鼓励儿女有自己的志向和爱好,并且能够独立地读书、思考。
        1937年,日本鬼子入侵南京,齐康跟着哥哥逃难到老家天台,并在天台农村上完了小学。浙东山水的清丽、秀美,山里乡亲的贫穷、淳朴,在他的幼小心灵里留下极深刻的印象。在他的目光里,依山傍水的民居,刻意而自然,单纯而便当;粉墙黛瓦的小院,随意而宁静,清纯而明快。山丘、树林、竹园、溪涧,相映相衬,形成一个个冷僻、冷清却又恬淡、恬谧的画面和意境,一种东方文明所特有的深远、深邃的美感寄寓其间。他觉得,中国的国画所呈现的,不就是他眼前的景象吗?不知不觉间,他真心地爱上了画画,尤其喜欢画乡间路旁的凉亭、山里坡上的小庙、溪湾深处的祠堂、桥边河滩的戏台,有意无意中,画出了中国建筑独特的风貌,显现了东方文明独具的格调。长辈们都称赞他,说画得像,画得好。他画画的兴致就越来越高。到了五年级上学期,竟在一次图画比赛中得了第一名。
        1942年,他和二哥一起回到了南京。做工程师的父亲见他钟爱绘画,就教他用比例尺。齐康对此更是兴趣倍增,他把家里的每个房间、楼上楼下的每个角落都测了个遍。很快,他就看懂了父亲画的图,也知道了建筑图中的平面。对于建筑最初的热爱,由此生发。好在,他在任何时候提出的任何问题,父亲都会不厌其烦,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地讲给他听,还启迪他的思维、激发他的思索、衍伸他的想象,甚至带他到自己的单位去看一张图纸怎样变成一幢建筑物。除了动脑筋,齐康有时也会情不自禁地动起手来。父亲并不阻止,而是从旁指点、讲解。
        这时,齐康进了南京的金陵中学。由于身体不好,他在家自学了两年。父亲教他一些古文,以提高他的阅读能力。又请朋友指点他绘画,金陵中学的音乐老师来教他钢琴。在文学的优美描写和音乐的优雅旋律中,使他更深、更好地欣赏、理解不同风格的不同画幅。而最为重要的是,两年中,他读遍了家里的藏书,读遍了父亲书橱里关于建筑和建筑艺术的书。他沉迷于古今中外文学名著中关于不同地方不同建筑物的独特、细致、生动的种种描写。这些书,是他最宝贵、最珍贵的。书,延展了他的绘画爱好,拓展了他的建筑情怀,扩展了他的审美视野。这一切,恰正是父亲倡导的有志气有个性、多阅读多探究的“求真”的家风所造成。
        让齐康永不忘怀的是,这期间他与二哥一起从天台回南京,到过上海码头时,看见日本兵用皮鞭抽打旅客,催促他们下船。人群中发出痛苦的呼叫,两个10岁左右的孩子更是惊恐万分,他们在皮鞭的“啪---啪---”声中哭喊着。对侵略者的仇恨,对国耻的牢记,使他更懂得了:自己的志向是与国家的命运连结在一起的。求真务实,读书研究,归根结底是为了国家的富强、民族的兴旺。上世纪50年代初,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毕业后留校担任助教,抢先干工作,带头去基层,努力,勤奋,一直干到80多岁。
        在上世纪80年代优秀建筑创作十大作品中,齐康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和“福建武夷山庄”分获第2、3名。2001年,他以最高票数获得首届“梁思成建筑奖”。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充实、丰富了父亲所倡导、构建的家风。
 
 
  上一篇: 家庭教育:让儿童懂得每一个日子的内涵
  下一篇:陈鹤琴《家庭教育》的当代思考
 
 
 
蒙ICP备 06006126号-1 版权所有:内蒙古自治区妇女联合会
copyright@2008inner mongolia women's fede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